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分析
rss itunes

1924-2024 一百年之后巴黎再得以举办夏季奥运

作者 安德烈

在洛杉矶选择2028年主办夏季奥运会之后,巴黎毫无争议地将成为2024年夏季奥运会主办城市,现在唯一等待的是国际奥委会正式宣布。巴黎在经过三战三败之后,终于赢得了2024夏季奥运会主办权。

巴黎上一次申请主办2012年奥运会,但被伦敦击败。从1924年开始,巴黎再未得到过主办夏季奥运会的机会。洛杉矶已经组织了1932和1984两届奥运会,下一届夏季奥运会将由东京主办。对巴黎来说,两届奥运会整整隔了一百年,一切都来之不易。

巴黎奥委会组委会联合主席之一、皮划艇激流回旋健将托尼·埃斯坦盖兴奋地表示:“大家觉得梦想终于将要成真,兴奋、激动的心情难以形容。”

但是,从现在开始到2024年8月2日整整七年时间,巴黎将要全力以赴投入准备。第一个重大的但是看不见的工程将“是一个复杂的陷阱”:管理、分配各自在未来的奥林匹克组委会担负的角色,必须要避免运动协会、巴黎市、巴黎大区与法国政府互相扯皮,争夺权力,这将使组织工作变得异常复杂。尽管大家一致认为埃斯坦盖是未来组委会最好的主席人选,但并不能保证会避免可能存在的各种风险。现在,巴黎大区与巴黎市之间的权力争夺已经开始。

组织工作明朗后,第一镐将于2019年开挖,根据设计,将在巴黎东北郊的圣德尼岛修建奥利匹克村,预计工程应于奥运会开幕前六个月交工。划船中心将设立在圣德尼法国体育场对面,必须远远早于开幕式前完工,因为必须经过大量的试用。

应持续一年的环境研究早已启动,以免受到时间限制。至于奥林匹克村,时间虽然比较充裕,但也绝对没有可以浪费的时间。

巴黎市的不少著名风景点将进行临时性装修后变成体育场地,比如战神广场,荣军院,大王宫,人权广场。另外每年举行航空展的布尔日以及凡尔赛门巨型展览馆也将临时改为比赛场地,这些改建工程应在最后几个月完成。由于这些场地都是著名的展览或名胜之地,为了不影响巴黎市容和游人参观,只能用极紧凑的时间改造,在最后时刻投入使用。

一直到2019年年初,除了国际奥委会提供的15亿欧元外,巴黎奥林匹克组委会并没有属于自己的专项资金。从2019年1月1日开始,协作合同正式启动。一直到2024年, 巴黎应能吸引三十多家广告商,巴黎奥委会组委会希望广告的收入能达到10亿欧元。

另外十亿欧元就只靠卖票收入,卖票应从奥运会正式开幕前两年启动。再加上国际奥委会提供的15亿欧元,总数将达到接近34亿欧元。巴黎组委会希望这一经费应能维持2024夏季奥运会的全部运转。

根据不同的评估,巴黎2024夏季奥运会将会带来107亿欧元的经济收入,开创二十四万七千个就业岗位。其中一半多收入集中于比赛的年份,但是投入建筑的费用可以在比赛前的阶段刺激经济。

巴黎奥运会还应该更加巩固巴黎作为全球第一大旅游城市目的地的地位。分析认为,这一效应将在巴黎奥运会结束以后还会继续显现。

但是,组织一场奥运会最大的挑战仍然是如何控制预算的问题,巴黎2024奥运会预算66亿欧元,但是成本暴涨是反对在巴黎举办奥运会一方的最有力的主张。从伦敦到雅典再到悉尼,所有主办城市的预算都在箭头一般飞涨,在预算与结算之间,平均涨了双倍。北京2008奥运会预算严重超支,最终达致320亿美元的高峰。

芒斯大学经济学教授卡杨认为,巴黎奥运会预算最终恐怕很难低于雅典和伦敦,也就是110亿欧元左右,但是主办一方却认为,巴黎提出的计划绝不会超支,因为93%的场地已经存在。真正要新建的只有三个场地:奥林匹克村;新闻中心以及划船中心。其中奥林匹克村所需经费是大头 13亿欧元。总之,固定的体育设施建设,加之为残疾人交通提供方便所需的经费,预估总共达到30亿欧元。法国总统马克龙也表示,这一预算不是没有经过慎密思考,因此超支也将会极其有限。

其中一半的经费由国家、巴黎及巴黎大区承担,另外的费用由私人基金承担,而奥林匹克村的费用来自公私协作基金。

巴黎组委会的预算全靠奥运会自身提供,宣布的运行经费总共34亿欧元,最后将从国际奥委会提供的15亿欧元,广告商以及售票得到补偿。国际奥委会也认为“这一预算是可行的”。

 

特朗普重返白宫四年任期能否到头难说

世界报:囚禁三青年 中国把一代港人置于对立面

巴塞罗那地标遭遇重大货车恐怖袭击 世界各地传来哀悼和支持

美国弗州暴力事件:“另类左翼”和“极右翼”势力都负有责任?

被控“颠覆政权罪”却又拒绝自我辩护的吴淦是谁?

特朗普为何转变态度 首度谴责“弗州事件”白人至上主义?

“今夜就能战斗”---朝鲜半岛周边惊人的美军军力

法国专家:不排除北京最终对朝动武

不对等的中印对峙:中国急印度不急

八一建军节前习近平做的这三件事

《财新周刊》万字长文起底郭文贵海外敛财之道

耶路撒冷清真寺广场安全门点燃巴人怒火

极端伊斯兰毒瘤正在菲律宾印尼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