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中华世界
rss itunes

《软埋》一书在法国出版

作者 林兰

“Funerailles molles”《软埋》法文版是法国亚洲图书出版社(Asiatheque)在今年第39届巴黎书展上重磅推出的一本新书,同名原书是中国新写实派代表作家方方在2016年出版的。这是一本以中国土改为背景的严肃文学作品,曾因“批判性和文学性的高度融合”而获得民间文学奖“路遥”奖,但获奖的同时,被中国极左人士批判,认为是为地主阶级翻案,否认中共的土改政策,甚至召开犹如文革式的批判会,会场墙上贴着“《软埋》大毒草”的标语。

 

在极左势力的压力下,出版该书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在2017年五月停印,并在市面下架出售。有评论说,方方的”软埋“一书在中国遭遇到了“软埋”,而法文版的出版让它在法国获得“重生” 。

本次专题节目,我们有幸请到法文版《软埋》一书的译者Brigitte Duzan杜碧姬女士。她想我们介绍这本书的翻译出版情况,以及她对中国文学的发展、对该书在中国遭遇的看法。

法广: 您最早是怎么知道这本书的? 又怎么会想到把它翻译成法语在法国出版的

Brigitte Duzan: 我最初发现这本书是因为它在2017年获得了的路遥文学奖,所以我马上就去寻找这本小说,很快阅读完。我立刻感觉到这是一本好小说,值得翻译。同时,我与出版社Asiateque(亚细亚书社)讨论中文作品的翻译,“软埋”就是全册的第一篇。

法广: 正像在《软埋》法文版出版介绍中所说的,上世纪50年代的土地改革是中国近代史上造成死亡最多的时期之一,但因为政治的禁忌而很少有作品涉及。《软埋》一书是根据真实人物改编,讲述一个女人在对土改中家庭惨烈记忆和努力要忘却的漩涡中痛苦挣扎的故事,《软埋》中文共20万字 五百多页。法文译本也有长达460页。您可以简单谈谈故事的内容,以及您在翻译过程中的感受好吗?

Brigitte Duzan:故事很复杂,不是简单的土改的历史、土改的故事,“软埋”讲述了一个青年人不知道他的母亲为什么在睡觉的时候一直叫着同样的、听不懂的可怕的大叫声, “不要软埋!”。他听不懂,人们听不懂。所以他开始研究,他的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从哪里来的?她的母亲和丈夫到底是谁?他慢慢地发现他们的历史很复杂、很悲惨,都是跟土改有关系。但是这个青年人,也就是老女人的儿子最终还是放弃了继续研究,因为这对她太过痛苦。

“软埋”不只是简单的土改的故事,虽然这是根据真实人物的故事改编,叙述的结构很复杂,有两种主要的成份:一方面是真实的、目前的故事;一方面是老妈妈的朦胧的、下意识的记忆。 一方面是孩子的研究;一方面是忘却的意识。两个叙述的线互相平行,每一个有自己的风格:现实主义的风格和朦胧诗意的方式。所以这样讲述的故事虽然是痛苦地让读者经历,但真的是了不起,了不起的作品。

法广: 的确,在阅读这本书的时候,的确能深刻地感受到这种痛苦。在500多页的小说中,始终萦绕着主人公记忆与选择遗忘的痛苦挣扎,书名本身“软埋”,是四川地区对死后不能入棺、直接入土掩埋的方言,被作者方方巧妙地捕捉赋予另一种形象内涵。方方曾说,“一个活着的人,选择忘却过去,忘却自己、无论是有意识的封存往事,还是下意识地拒绝记忆,本身也是一种“软埋””。您怎么看她的这个寓意。对当下中国的现实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Brigitte Duzan:对,方方的小说“软埋”确实有两个意义,如你所说的,第一个最明显的(意义)是本来的意义,就是软埋这个地方方言的意义:一个人死后不能或者不要入棺、而直接入土掩埋,(我们对)这个特殊的做法必须理解,因为这是老女主人公噩梦的理由,也是小说中其他人物所有的一样的噩梦。

直接入土掩埋的特殊点是为什么?为什么要不入棺直接入土掩埋? 这是四川这个地方特有的想法。他们认为,这样被掩埋的人不能转世,这是对他们最严重、最可怕的事情。所以如果有人害怕一个人、害怕这个人死后会回来报仇,他就会想到“软埋”他。这是第一个意义,本来的意义。

但是也有另一个意义,就是比喻意:软埋是软埋记忆,就是拒绝记忆,为什么拒绝记忆?因为一方面是记忆太残酷、太痛苦;也有另一个理由,遗忘是简单地为了生活,这是很复杂的,反应了作家方方的很深的角色、最最深的角色。

法广:您是研究中国文学、电影的法国著名汉学家、翻译家,您如何看《软埋》在中国出版后的遭遇?小说一边获奖受到好评,一边又遭到政治性的批判。

Brigitte Duzan: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可惜的,很可惜,特别是在这个案例中,因为方方始终在介绍每一个立场,每一个观点,她这么客观,她曾说过“没有最对的、没有真正的真相”,我找到了一个读者在网上写的他的意见,这个读者在网上说:重要的故事真正是什么?而是我们用什么态度去面对它,我们应该开放地去面对自己的历史,否则历史的报复只会越来越沉重,所以这是一个事情,这对于中国人、对法国人、对一些人现在很重要。

法广: 来谈谈“软埋”小说的作者方方,她在1987年以中篇小说《风景》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成为新写实派代表作家之一,她也是湖北作家协会主席。您在翻译过程中与方方有联系吗? 您所了解的方方是怎么的一个人?

Brigitte Duzan:我在翻译的时候和她没有联系,因为我(一般)在翻译作品的时候与作者不联系。但是翻译好了以后,我们有一些交流。我很钦佩她的才能。在法国有很多人知道她1987年写的小说”风景“,但是她的写作风格从这个时期改编了,特别是从2000年代开始,虽然她没放弃写实风格,但她从事了历史研究,她的小说表现越来越复杂的意识角色。我想这个小说”软埋“反应这些意识角色,也就让我们发现了新的方方。
 

法广: 您翻译了不少中国文学作品,您怎么看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现状?

Brigitte Duzan:这很复杂,目前有各种各样的流行方式,比如简单小说,比如科幻小说,但是我觉得一般来说,从长篇小说到小小说,从小说到散文笔记,(中国当代文学)有各种各样的文学形式,无论如何有很多的创造力。

法广:最后,能否简单介绍一下《软埋》法文版的发行和推介情况好吗? 方方是否有参加计划?

Brigitte Duzan:我们很高心、很高心让法国人发现方方的小说,也有计划邀请她来法国与法国读者见面,对于我们来说,“软埋“法文版的发行是向方方表示敬意的一个机会。

陈一新教授谈台湾2020大选国民党的初选

周锋锁向法广回顾点评89六四30周年

杨建利博士向法广回顾点评89六四30周年

欧盟选举专访之五:中国和欧洲 无理解不和解

欧盟选举专访之四:迂回拒绝中国风险 欧洲特色的说不方式

欧盟选举专访之三:亚裔参政与中国威胁

欧盟选举专访之二:上升的民族主义 亚裔如何自处

欧盟选举专访之一:矛盾可控生意要做 法国对中国将愈发重要

刘必荣谈郭台铭与台湾2020大选及混乱情势蔡英文获利

台湾新新闻指中国对非洲猪瘟冷处理台湾如临大敌

台湾的FOCA福尔摩沙马戏团携<<一瞬之光>>在巴黎凯布朗利演出

台湾2020大选可能候选人纷欲访美 未表态韩国瑜却隆重受邀

台湾2020大选可能候选人纷欲访美 未表态韩国瑜却隆重受邀

韩国瑜以“橄榄、狗骨头、链球”三图阐释两岸关系的演化

刘必荣谈习近平蔡英文九二共识摊牌造成台湾内部分裂

中国提倡一带一路下俄中竞合关系

陈东豪谈台湾地方选举狂热现象 韩国瑜军歌夜袭红火

陈东豪谈台湾‘秃子卖菜郎’韩国瑜2018地方选举网红焦点

杨建利谈中梵签协议接纳中国钦定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