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解说
rss itunes

中国对欧投资:忧虑与压力交织下的跃式增长

作者 林兰

中国国家主席周四晚间抵达意大利,开启对意大利、摩纳哥和法国欧洲三国的六天访问行程。访意期间,备受关注的首要内容是双方预订签署“一带一路”框架性协议,在中国这一跨亚、欧、非三大陆雄心勃勃的计划遭到欧盟主要国家戒备时,意大利即将成为“七国集团”中首个正式加入其中的国家。经济因素被认为是意大利此举的首要考量,而陪同此次习近平访欧的有包括300多中国商业、投资届负责人代表。法新社在访问之际,就盘点中国近年来对欧洲的投资,总结中国投资在欧洲始终萦绕交织着忧虑和紧张背景下的跃进增长。

 

报道指,自2010年以来中国在欧洲的投资已至少达到1450亿欧元,但在多个欧洲国家开始收紧政策,规范对中国这一亚洲巨人投资之后,中资增长趋势正在放缓。

中国在欧投资首先表现的全方位增长上。根据荣鼎集团最近一项研究显示,2010年中国对欧盟国家的直接投资总额为21亿欧元,2015年就跃升至207亿,2016年再升至372亿欧元。

从 2017年开始中国对欧投资出现下降,至291亿欧元,2018年再降至173亿欧元,其中45%的中资集中在英国、德国和法国。专家分析这一对欧中资下降的原因,一方面是北京政府对过度负债的中国企业所谓海外“非理性”收购 采取了限制措施,另一方面则是欧洲开始针对中国投资实施更为严格的监管。

几年来,欧洲企业包括汽车业的瑞典沃尔沃、轮胎业的意大利倍耐力、旅游业的法国地中海俱乐部,时装界的朗万以及德国机器人企业库卡等纷纷落入中国企业旗下。荣鼎研究显示,2000年以来中国在欧洲投资的60%是国有企业。

其次是中国对欧投资在东、南欧国家的突破而入,据荣鼎集团统计,东欧2018年占中国对欧总投资仅1.5%,而南欧这一占比也只在13%。然而正是这些地区北京态度尤其友善。

继希腊、葡萄牙、匈牙利、波兰之后,现在是意大利准备与北京签署谅解备忘录,以整合由北京牵头的“一带一路”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在南欧,中国航运巨头中远集团2016年收购了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口,中远集团此外还控制着西班牙瓦伦西亚和毕尔巴鄂的集装箱港口。另一个南亚国家葡萄牙则在金融危机的压力下,选择密切与北京的联系。荣鼎报告指,葡萄牙共接受了60亿欧元的中国资金,而里斯本政府对中国水利三峡集团收购其最大电力能源公司EDP的计划敞开绿灯。

在东欧,习近平2016年访问捷克时签署了中国华信能源对捷克媒体、航空业及足球俱乐部的大规模投资。 华信能源董事长叶简明甚至被任命为捷克总统米洛什·泽曼的经济顾问。

但法国、德国和欧盟强化了对中资的态度。欧洲议会2月19日正式批准了一个限制欧盟战略机构对外国投资开放的框架性议案,涵盖了人工智能,电信,机器人等领域,该议案最初由法国、德国和(当时)意大利政府发起推动,主要是出于对外国集团以低廉、不公平的方式收购欧洲关键产业技术的担心,欧盟成员国于3月初正式通过了该限制议案。

报道说,尽管该议案无法阻止一项投资,但目前已有十四个欧洲国家通过了有关收紧审查外国投资的立法,而法国则早在马克龙执政之前的2014年,就已经开始关注这一问题。 德国在机器人企业库卡收购遭到质疑之后,与去年12月通过一项法令,调降对外资并购德企的审查门槛从目前的25%股权下调至10%,在政府压力下,中国烟台台海集团8月放弃收购德国机床制造企业莱菲尔德(Leifeld)。

据荣鼎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在欧盟投资的几乎一半都属于“敏感”行业。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推介“一带一路”意味浓重的访欧之际,正在布鲁塞尔召开的欧盟峰会周四晚间将专门研讨协调内部统一对华政策。这也是首次在欧盟最高层面讨论中国贸易问题。

伊朗扣押英国油轮 海湾局势更加紧张

中美贸易战未了 宗教人权忽成互怼焦点

谷歌为中国市场“叛国”了吗?库德洛罕与特朗普不同调

继续撕 美众议院决议谴责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

湘江大坝水位超记录使三峡大坝的防洪效益再度受质疑

韩国瑜挑战蔡英文 台湾2020大选真成“中华民国保卫战”?

法国国庆阅兵凸显欧洲军事合作及负伤法兰西英雄

坍塌风险与铅污染 巴黎圣母院火灾三个月后进展汇总

高敬文:香港与大陆最大差异是政治价值观

香港反送中:大陆游客移民如何看?怎么做?

中美将从破裂前的文本复谈或另起炉灶?混沌未明

709事件四周年,香港法律人声援内地维权律师

四年后希腊人选择重回传统政党的怀抱

香港民众七七九龙区游行 强调“和平、理性、优雅”要找陆客谈心

程翔:驻港部队是定海神针一说意味着什么?

世维组织:北京将政治冲突演变成维汉之间的种族冲突

阅兵演讲烟花秀 特朗普要颠覆国庆传统

特朗普说放松没啥用 华为仍在黑名单也禁参与5G建设

占领立法会之后呢?纽时指“反送中”运动进入不确定阶段

七一:香港大撕裂 北京能继续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