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分析
rss itunes

特朗普:与普京公开好,还是私下好,这是个问题

作者 弗林

被外界普遍认为以非传统政客风格行事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虽然上任时间并不长,却以推行其坚守的“美国至上”准则和依靠的美国传统右派价值,在多个国际问题上做出了其前任们迫于政治压力下,不敢或不愿意做出的决定。特别是在美国与俄罗斯两国的关系上,他在还是2016年总统大选候选人时就不断地对外强调,“与俄国搞好关系难道不好吗”。而那时由普京领导的俄罗斯仍处于被西方世界孤立的外交危机顶峰时期中。但后来随着俄罗斯在美国大选中所从事的干预行为被相继发现,俄国同时又在前英俄双面间谍中毒案中被认为是幕后黑手,担任了美国总统后的特朗普在外部压力下因此没能如愿与普京的俄国直接修复双边关系。

毫无疑问,特朗普在国内所面临的有关其竞选团队涉及“通俄门”的调查压力,也让他在回答和处理与俄罗斯或普京有关的问题上,要比以往奉行推特治国的洒脱则显得更为小心翼翼。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统计,从2017年1月的就职仪式以来,特朗普至少公开赞扬了普京10次。但如若来自国内压力,特别是共和党内大佬们的批评声音传来后,特朗普就会很快从亲俄派转变成,拿“我是美国历届总统中对俄罗斯态度最强硬的一位”之类的言论说事。近日,他和普京在召开了于芬兰赫尔辛基举行的双方之间的首次峰会后,特朗普在记者会上出人意料的公开赞许了,普京否认俄罗斯曾干预美国大选的言论。这也用事实证明了特朗普作为出道不久但早已是老道政治家,在面对不同听众的自身多变性。

在记者会上,普京就“通俄门”问题再次亲口答记者问称,俄罗斯政府从来没有、未来也不会干预美国大选进程。特朗普则表示对普京的说法很有信心,并称普京的回复“非常有力”。作为美国总统,在国内多个执法机构加上国会的相关调查中都表明,确有俄政府干选证据的情况下,特朗普再次做出支持普京观点的发言,立即在其国内政坛引起强烈反响。不光一直强调特朗普的胜选与俄国干选有千丝万缕联系的民主党人纷纷表示不满,另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美俄首脑会晤后,美国参议院51名共和党参议员中,已经至少有34人通过社交媒体或书面声明对特朗普进行抨击。

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发声称,“我已经说过多次,现在要再次强调:俄罗斯人不是我们的朋友,并且我完全相信我们情报机构的评估。” 中央情报局前局长布伦南则表示,特朗普“超越了重罪门槛”,“不亚于叛国”。而就在特朗普赫尔辛基发言的三天前,美国司法部才刚宣布了一份指控12名俄罗斯间谍侵入民主党计算机网络的起诉书。因此,他的这种被反对者认为是“叛国”言论,最起码也可称之是对本国众多政府部门行政能力不信任的表态,也使其陷入了就任以来为数不多的真正民众信任危机当中。那么对于特朗普来说,在讨好了普京后,又应怎样就这一事件向国内选民解释呢?

特朗普及团队选择的方式则是,一边采取老路攻击媒体报道不实,另一边以不乏商人狡猾的智慧,用“口误”来解释这一从嘴上惹得麻烦。首先,特朗普刚从芬兰回国就在白宫召开内阁会议,并当着众多镜头和记者的面说,他原本想说的是,“找不到理由为什么不是俄罗斯干预选举”,并表示自己充分信任美国情报机构。他还再次强调称,“美国从未有过对俄态度像他一样强硬的总统,俄罗斯总统普京对此并不高兴”。尽管特朗普试图灭火,称是一时口误,但在舆论并不买账的情况下,他在本周三接受电视台采访时又进一步指出,认为普京要为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负责。特朗普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主持人杰夫·格洛表达了,与他在当普京面前所说的话完全不一样的意思。

在节目中,当主持人问及“你同意美国情报机构关于俄罗斯干涉2016美国大选的说法吗”时,特朗普说道,“我以前说过,杰夫,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会说那是真的,是的。”主持人并追问,“但你并没有特别谴责普京,你认为他个人需要负责吗?”特朗普回答,“我觉得是,因为他是一国之首,就像我认为自己需要对自己国家发生的事负责,所以作为一国领导人,他理应对此负责。”此外,华盛顿方面还在周四传来消息,特朗普决定拒绝由普京在双方会面中提出的一项要求,即允许俄调查人员盘问一些被指参与犯罪活动的美国人,包括一位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前美国驻俄大使。作为回报,俄方将允许美国司法部“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调查涉嫌干选的俄罗斯人。就在白宫方面正式发布这一消息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则反常地提前回应称,俄罗斯想要审讯并加罪於11个美国公民,这一要求“绝对荒谬”,强调美国不会同意俄方的提议。

然而,就在外界认为面对巨大压力,及“口误门”尚未被平息的前提下,特朗普会注意在短期内与一切和俄罗斯有关的事件保持距离的情况下,很快,他在当天连发三条推特指责“假新闻媒体”,再次提及此次与普京的会面。特朗普在发布了穿插两条其他内容的推特后,并发推称“美俄峰会取得了巨大成功,除了人民真正的敌人  假新闻媒体。”随后在同一天,白宫方面又传出了,特朗普邀请普京今年秋天访问华盛顿的消息。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在其推特上说道,“总统要求(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在秋季邀请普京总统访问华盛顿,相关讨论已在进行中”。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相较维护普世价值,更看重利益的特朗普会不顾自身声誉和政治筹码,努力要和传统敌对对象俄罗斯及其领袖普京搞好关系?

分析人士指出,回答这一问题的答案则显露在特朗普与普京会面后,有关总结双方交谈话题的推文中。对此,他写道,“我期待我们再次会晤,这样我们可以开始落实探讨的许多内容,包括反恐、以色列的安全、核扩散、网络袭击、贸易、乌克兰、中东和平、朝鲜等等。这些问题有很多答案,有的简单、有的难。但它们都可以被解决!”毫无疑问,近年来努力在国际场合重塑俄国影响力的普京能帮助特朗普,特别是在现如今美中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发生贸易战之际,如果邀请俄国帮助平息或解决,甚至仅将其他地区的棘手问题维护现状,对特朗普政府来说就已经足够好了。然而刚刚在不久前才结束对华访问,又要在稍后的金砖国家峰会上与习近平见面的普京,愿意与北京疏远有条件靠近华盛顿吗?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沙特记者人间蒸发和一个80后掌权者的野心

“习特会”下月成型与否未定 美财长:中美贸易战对全球有利

法国政府改组继续难产 总理总统否认不和

孟宏伟案:海外亲中媒体炮轰吐槽北京输掉“公关战”

杨建利:孟宏伟案显示改革国际刑警组织的必要性

格蕾丝- 孟救夫之举引发网络热议

沙特记者贾马尔土耳其失踪事件毒化两国关系

美失业率大降进入全员就业期 对华贸易赤字却再破纪录

94岁法国艺术家阿兹纳弗与世长辞

自力更生练兵备战:非贸易的习式贸易战药方?

习近平东北行:比肩毛泽东抗击特朗普

民企被割韭菜 胡德平出头打抱不平

联大首日:特朗普与鲁哈尼激烈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