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发表时间 • 更改时间

追星不懈 82岁NASA耆宿不轻言退休

media

(法新社华盛顿17日电) 1958年美国准备发射首枚卫星进入地球轨道时,芬利(Sue Finley)展开她在美国国家航空暨太空总署(NASA)喷射推进实验室(JPL)的工作。

当时前苏联于数月前率先成功发射卫星进入地球轨道,美国急于迎头赶上。

如今芬利82岁,她是NASA「人类电脑」(human computers)的元老及任职最长久女性之一。人类电脑对美国太空计画付出重要却长期鲜为人知的贡献,包括阿波罗(Apollo)登月任务在内,如今终于获得肯定。

芬利早年大学辍学,并加入一个女性占多数的数学奇才团体,这个团体的任务是在电子计算变得负担得起且可靠前,解答出火箭科学家交给她们的复杂方程式。

10年后也就是1969年,太空人阿姆斯壮(Neil Armstrong)登月,因他「为人类迈出一大步」而被缅怀,但正是这些女性的付出提升火箭性能、发明推进器、发展出全球天线网路,让观众收视太空人扬名立万的实况转播。

犹如其他许多人类电脑,芬利的故事是当年女性面临诸多挑战的最佳写照。

这位NASA倚重的数学奇才,起初进入职场并不顺遂。芬莉原本打算找个秘书工作,却过不了打字这一关而受挫。她哈哈大笑说:「他们问我:『你喜欢数字吗?』,于是我回答:『哦,我喜欢数字胜于字母』。」

结婚而搬迁至远离工作单位的住处后,疲于上下班长途驾驶的舟车劳顿,毕业于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的丈夫告诉她,洛杉矶郡巴沙迪那(Pasadena)山丘上有座实验室不妨去看看。喷射推进实验室是由加州理工学院创设。

不过为何JPL雇用全女性团队?她解释:「当时负责的女主管认为…男人不会听从她下达的指令,于是只雇用女性,还有就是女性的薪资比较低,她们现在仍是如此。」

芬利夫妇的首个儿子出生早夭后,组建家庭仍是两人的计画,为了抚养两个男孩,1963至1969年她离开职场,不过很快就发现,当个家庭主妇不是她要的,而陷入忧郁状态。

她说:「我是个彻底失败的家庭主妇,我的心理医生说,我得重返职场。」医生还说,两个男孩没问题。

虽然不愿炫耀自己的成就,不过芬利坦承,重返职场的决定在当年颇不寻常,「我觉得当我为人妻又为人母重返职场时,我像是那个年代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

芬利重回已大幅改变的JPL,血肉之躯「电脑」已被处理器和记忆体取代,不过她藉由学习新的电脑语言Fortran,设法不落后。

她职涯最显赫的成就之一是在1989年10月,当时NASA的无人太空飞行器「伽利略号」(Galileo)飞往土星与土星的卫星时遭遇大麻烦,作家何特(Nathalia Holt)的着作「火箭女孩的崛起」(Rise of the Rocket Girls)当中有这段描述。

当伽利略号探测器绕行地球轨道,汇聚动能准备弹射飞向木星时,主天线无法打开,导致任务岌岌可危,芬利所属的团队负责编写结合地球深太空网路(DSN)碟型天线功率的程式,如此他们就可以改利用探测器的低功率天线。

所幸伽利略号探测器传回令人赞叹画面,包括彗星分裂等。

尽管如此,她个人最津津乐道的任务则是1985年与法国及前苏联共同合作,施放探测气球至金星大气层的「维加计画」(Vega Program),她提高天线的精准度,以便DSN追踪探测气球。

至于芬利在太空探索的其他成就还包括2004年她解读追踪太空船的无线电信号,同时协助「精神号」(Spirit)与「机会号」(Opportunity)探测车登陆火星,并于2016年确保NASA太空船朱诺号(Juno)安全抵达木星。

谈到乐此不疲的工作,她说:「这就像是寻宝或解谜团,你得试着解决问题」。只要她目前在NASA担任的子系统与测试工程师职务仍需要她,芬利坚持不打算退休。

芬利表示:「我没想要罢手,也没其他更想要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