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东京专栏
rss itunes

为什么戈恩要求亲自站在法庭上申诉?

作者 东京特约记者 楚良一

8日,连续三次遭逮捕的日产原会长戈恩,按照自己的请求,站在了东京地方法院的法庭上为自己辩护。

地检三次逮捕戈恩和凯利的理由,一是以涉嫌从2010年度到2014年度5年时间里,将戈恩计99亿9800万日元的报酬,记载为49亿8700万日元,于11月19日对两人的逮捕;二是以两人涉嫌到去年为止的3年里,以有价证券报告中少记载40亿日元的报酬为理由,于12月10日的再逮捕,12月21日,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又以戈恩涉嫌在2008年将私人投资损失转嫁给日产汽车公司,填补亏空,触犯《公司法》的“特别渎职罪”,第三次逮捕戈恩。到2019年元旦,戈恩的拘留期到期,但是东京检察厅特搜部于去年12月31日再次申请延长拘留戈恩的时期,东京地方法院31日决定批准东京检察厅特搜部的申请,将拘留期延长10天,从1月2日延至11日。

为此,戈恩的律师在1月4日,向东京地方法院提出说明拘留理由的申请,东京地方法院批准了这次申请。8日,进行了开示拘留理由的公开开庭。

根据日本宪法第34条规定:任何人在不被直接告知理由且不被给予直接委托律师权利的场合,禁止对其进行扣押或拘禁,同时,对于任何人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不能进行拘禁,如果当事人提出要求,必须在本人和辩护人出席的公开法庭上开示理由。

根据这条宪法,日本《刑事诉讼法》第82条前两项规定:

1.被拘留的被告人,可以对法院请求开示拘留的理由。

2.被拘留的被告人的辩护人、法定代理人、保护人、配偶、直系的亲属、兄弟姊妹及其他利害关系人,也能对前项事项提出要求。

按照这些法律,戈恩申请了说明拘留理由的开庭。可以说,戈恩这次要求开庭,是出于自己的要求站在法庭上的。

为什么戈恩急于出庭为自己辩护呢?首先是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辩护,引起媒体的更多的支援。主张戈恩无罪的报道在开始时候还有一些,但是在越来越弱,越来越少,除了有些律师写一点为他辩护的文章外,在日本媒体中现在几乎看不到完全站在他的立场上的报道。也许戈恩想通过自己出庭辩论,带来一些媒体的支持度。

从戈恩的8日法庭申辩看,虽然是短短10分钟的英语发言(加上翻译27分),但是他一一反驳了检方对他的各项指控,如对在有价证券报告书上虚伪记载并提出报酬的指控,他说:关于退职后预定得到的报酬,我和公司外的律师咨询,并得到了承认和理解,没有违反《金融交易法》的意图。

在谈到触犯《公司法》的“特别渎职罪”时,他也清楚地说明事件发生的理由和背景。
他还在法庭上一一列举了他对日产的贡献,通过他自己的声音说出这些,会给媒体和社会更强烈的印象。
第二,检察方面一直借各种理由不断延长对他的拘留,他也许希望通过出庭,进一步增加社会对他的关心度,增加对法庭和检方的压力。多田裕一法官在谈到实施拘留理由的必要性时表示:“在国外有生活据点,有消灭罪证之虞,存在逃亡的可能性。”但是戈恩是一个世界性知名人士,就是停止拘留,每天也会在媒体和警方的注目之下,因此这个理由显得苍白无力。

8日在开庭前,为通过抽签获得14个旁听席位,聚集了一千多人。日本媒体更是熙熙攘攘,天上飞着媒体的直升飞机,海外媒体人也有200多人拥挤在地方法院门口,法国驻日大使馆和巴西驻日大使馆的官员也都到场旁听,自然对法庭形成一种压力。
第三,戈恩本身的形象也可以成为对法庭的一种控诉。健壮的戈恩在拘留所里瘦了10公斤,出庭时显得消瘦、憔悴,身穿黑色西服扎白色领带。据29日的《纽约时报》报道,戈恩的长女和三女儿最近接受了《纽约时报》的采访,住在美国旧金山的长女Caroline(31岁)对《纽约时报》说:父亲在拘留所受到刻薄的待遇,连笔和纸都不给,听律师对她们说:父亲瘦了9公斤,长女称“父亲不是恐怖主义者”,“简直就是希腊悲剧”。想当年,日产奄奄一息,垂死挣扎,四面楚歌,无人救援,是他从雷诺到日产,发挥了非凡的经营才能,使日产绝处逢生,再次成为世界一流汽车企业,而日产公司发动政变,和检察方面联手,把一个拯救日产,为日本经济注入莫大活力的戈恩拘禁的形容憔悴,他的形象本身似乎就可以成为对日产及日本的一种控诉。

习近平将成为第几位会见日本新天皇的外国元首?

日本全面封杀华为制品为习近平访日带来阴影

戈恩案:日产与检察方面做“司法交易”保不住日产

日本检察方面与戈恩针锋相对理在何方?

日本为何同意与俄罗斯就先返还两岛展开谈判?

日本会与中国一道对抗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吗?

如果美国在南海军演日本怎么办?

特朗普以暂时不“揍”日本为条件 要求安倍“进贡”

特朗普为何颠覆日美珍珠港和解?